莫氏宗親網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莫氏宗親網 首頁 族譜研究 族譜考證 查看內容

莫荏翔:海南族源最新求證

2018-1-2 14:34| 發布者: 莫經山| 查看: 2477| 評論: 5|原作者: 莫經山

摘要: 題記:漫漫尋根路艱辛且迷茫,但難墜赤子之心,本人數年來樂此不疲,現將尋根之旅一一記之,與宗親們分享並請指正。 尋根記之一 湛江、雷州平夷村之行 莫氏在海南影響巨大,莫、蔡、陳、周並稱世族,尤以莫氏為甚, ...
題記:漫漫尋根路艱辛且迷茫,但難墜赤子之心,本人數年來樂此不疲,現將尋根之旅一一記之,與宗親們分享並請指正。
之一
湛江、雷州平夷村之行
莫氏在海南影響巨大,莫、蔡、陳、周並稱世族,尤以莫氏為甚,名人輩出,不同時期的地方郡志均有記載。然而,由於海南莫氏家譜元末毀於火災,一至十世先祖譜牒失傳,至使後世子孫修譜時陷於迷茫困惑。撰修《海南莫氏族譜》始於明世宗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十六世士及公所修之家譜,明朝萬歷壬子年(1612年)首修合族譜,至1992年歷經八次修譜。因年代久遠,後輩修譜者雖孜孜以求,多方考證,甚至求之於鬼神,但始祖遷瓊時間及部分上祖名諱存疑,始終存在爭論,也沒有直接的一手材料給予確切證明,其譜牒仍然是個迷,無法達成統一意見。鑒於此,本人禪精竭慮、痴心不愈追尋先祖足跡,望能撥開迷霧,回復歷史真實原貌。
2015年仲秋,南國依然皎陽似火,酷暑難耐,不見一絲蔭涼。9月17至19日,廣東吳川士純公支莫華生等莫氏兄弟姐妹一行二十余人甘冒酷暑,攜譜赴瓊尋祖,凡此三,敬祖精神可嘉,本人有幸拜會座談。詳閱其譜,記載如下:
1、始祖諱士純,謚忠諒,號擎天,元大德間(1297-1307年)進士,授諫議大夫(經查史料,諫議大夫宋朝、明初為從四品,元朝擱置不設),直諫謫吳川為縣令,遂落籍吳川。配凌氏,生三子:長和、次咢、三浩-----
荏翔按:1、士純公任諫議大夫,然而元朝不設此職,《吳川族譜》是否錯記?
2、浩公之父士純公元大德年間中進士,我取中間值即1302年中進士,進士當官一般七品起步,正常情況下,從七品官當到從四品高官,用時應該不少於20年,也就是說,士純公到吳川的時間最早在1322年左右。
2、浩公,字德中,拔魁,任瓊州教授(州、府管教育的官員,正七品),入籍瓊州,蔔居定安縣亦號莫村。
荏翔按:1、地方志一般八品官員及以上者都有記載,比如教諭、訓導等。經查《瓊州府志》和《廣東通志》等多種史料,始終沒有找到莫浩(莫德中)的記載。
2、按以上吳川族譜記載的兩條信息推算,浩公出生時間應該在1300年左右,來瓊時間至少在士純公到吳川之後,即1322年之後。
士純公支兄弟據此始終堅持認為莫浩公實為海南莫氏始祖。
鑒於此,一方面為士純公支兄弟們赤心所感動,另一方面為了解更詳細的情況,探尋海南莫氏始祖的來龍去脈,本人於十月中旬驅車北行,漂洋過海,於雷州會同平夷村莫俊燕校長等三位莫氏兄弟同往湛江。十月雷州半島,一路上天高雲淡,綠樹蔥翠,稻浪金黃,瓜果飄香,景色如畫,不知不覺中到達湛江。時值莫華生等兄弟父老正在撰編士純公支族譜。我們的到來給了他們驚喜,曰:“有兄弟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緊接著我們坦誠展開交流,莫華生等父老仍然堅持認為莫浩公應該是海南莫氏始祖。我則認為史料不足,應深入商榷,理由如下:
第一:吳川族譜記載莫浩公1298年前後蔔居定安莫村,說明先有莫村,後莫浩公才過來。據《宋史》卷九十、志第四十三記載:“政和元年(1111)瓊州下設五縣:瓊山、澄邁、文昌、樂會、臨高,紹興初(1131),臨高移於莫村”。說明莫村於1131年時已經存在,且頗具規模及影響,否則臨高縣也不會移到莫村。也就是說,海南莫氏先祖於1131年前已經渡瓊。
第二:莫浩公任瓊州教授,查各種地方志,均沒有記載。
第三:莫浩公來瓊的時間(1322年後),均晚於海南莫氏九世祖莫執中公任黎兵千戶(1278年)、潭欖翼千戶(1292年)、萬戶府總管(1293年);十世祖莫有用公任黎兵千戶(1292年)、十世祖莫真成公任潭欖翼千戶(1293年)的時間;此三公任職,《正德瓊台志》、《瓊州府志》及《定安縣志》等多本地方志均有記載;浩公來瓊時海南莫氏至少已傳十代至十一代矣。
聽了我的解釋及查看我提供的史料,莫華生等父老表示贊同。至此,莫浩公是否是海南莫氏始祖之爭論可休矣!可以確認莫浩公不是海南莫氏始祖。至於莫浩公及其子孫的最終去向,相信吳川的莫氏兄弟會繼續追尋下去,祝願他們最終會找到線索,得願於償。
此外,我也虛心向莫華生等在座的十幾位兄弟父老咨詢是否有海南始祖莫恭萬公的有關線索,他們坦誠相告據他們所知,廣東中西部地區他們多少有點了解,並未聽說此公。我遺憾萬分。
第二天,在相談甚歡、依依不舍中我們離開湛江返回雷州平夷村。
莫俊燕校長等兄弟帶我參拜莫氏宗祠。其祠占地約十畝,坐北向南,朱牆黃瓦,飛檐畫棟,瑞獸虎踞。凡三進,布局合理,落落大方。後為高地,頭枕玄武,左右兩邊遠方矮山含黛,左右攏抱,青龍白虎現焉。其前明堂開闊,一馬平川,數百頃良田稻浪起伏,溝渠縱橫,藏風納水,好一塊風水寶地!
據莫校長介紹,其鼻祖延貴公祖籍福建莆田,明初遷於雷州之太平裡,生三子,長、次失傳,三子諱孔文,落籍於此,敕授武節將軍,功名顯著。莫校長等認為,海南始祖莫恭萬公是否是孔文公失傳的兄弟?我認為雖然祖籍相同,但時間上相差太遠,根本沒有可能,不必牽強。
傍晚,夕陽西下,紅霞滿天,於依依惜別中驅車南歸。
此次湛江、雷州平夷之行雖然沒有考證到海南莫氏始祖來瓊的第一手資料,但開闊了眼界,加深了交流,增進了友誼。讓我深深地體會到無論我們是散居於大江南北,還是白山荒漠,乃至天南海外,我們流的都是莫氏的血液。天下莫氏一家親。
在此,對湛江、雷州兄弟的熱情款待表示由衷的感謝!
                            海南莫氏三十一世孫   荏翔
                               2016年5月1日於海口
之二
拜訪王俞春老先生、海南大學周偉民、唐玲玲老教授
2015年11月下旬,海南的初冬已現微寒。一天早上,涼風習面,黃葉飄零。為了找尋海南莫氏始祖渡瓊資料,我慕名前往海口市瓊山區政府宿舍區拜訪對研究海南渡瓊始祖及名人傾注一生心血的王俞春老先生。
王俞春,海南省著名學者,海口市瓊山區人,對海南先民文化頗有研究,曾任海南省先瓊研究會會刊編輯部主任,現退休。著作等身。
所著《海南移民史志》2003年11月出版發行。 
  《歷代過瓊公傳》(1993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
  《海南進士傳略》(1998花城出版社);
  《中國歷代官署官名辭典》(2000東西文化事業公司);
  《海南移民史志》(2003中國文聯出版社)。
  《海南歷代各姓官員傳略》,2005南方出版社出版。
  《海南教育史志》、《海南歷史文化精粹》等“大部頭”
登門入室,開門迎接的是一位耋耄老人,行動有點不便,我說明來意,老人頗為驚訝,說現在年輕人(其實我也不年輕了,但在老先生眼中如是)對古譜研究的不多了,熱情招呼進門,我攙扶著老先生到客廳端坐。環顧客廳,僅一茶幾、一老舊木沙發耳!書房緊鄰客廳,寒暄幾句,先生示意到書房,我攙扶先生進去,除了占滿一面牆的大排書櫃,裡面下餃子般擠滿圖書,仍舊是僅一書桌、一木床耳!雖然顯寒酸,但書香之氣悠然彌漫,令人油然崇敬。
先生眼有點花,耳有點背,精神不振,但記憶清晰,思路清醒,聊起海南先民歷史,滔滔不絕。先生家藏各姓族譜四十余姓,可惜沒有古舊莫氏族譜,甚是遺憾。我們聊了一個多小時,雖然沒有達到此次拜訪的目的,但也收獲良多。先生的品德及立言精神令後昆敬仰。帶著滿滿的崇敬及遺憾辭別先生。
2015年12月上旬一天,天飄微雨,寒意漸濃,涼風輕撫,荷湖水皺。我帶著不達目的絕不回頭的堅持,到海南大學拜訪周偉民、唐玲玲老教授。
海南大學圖書館三樓東北角的一間屋子裡,一進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長四五米、寬兩米多的特大書桌,書桌上散放著各種書刊、典籍和資料,其中最顯眼的是一批在其他地方難得一見的帶有濃郁海南特色的地方志等資料,十數排比人高的書架上也是密密麻麻地站滿圖書。如果不是工作人員特別介紹,很難把這個寬敞但略顯擁擠的屋子與銀發蒼蒼、需要用放大鏡才能閱讀的兩位耄耋老人聯系在一起,也更想不到就是在這個屋子裡,兩位老人自退休起歷時二十余載先後完成了20部海南地域文化和黎族文化著作書稿。這兩位可敬的老人就是海南大學享受國家津貼的退休教授周偉民、唐玲玲伉儷。兩位老者熱情開朗,舉止慈祥,和靄可親,談吐儒雅,對年輕人拜訪他們工作室甚是歡迎。
聽了我的自我介紹及來意,唐教授把我引到地方史料區瀏覽起來。兩位老教授介紹說:“他們的研究著眼於特定區域,從社會學的角度作為切入點,屬於中觀層面,具體到某個家族的微觀研究,則只是泛泛而已,並不細致入微。對於莫氏家族渡瓊之研究,也沒有一手的材料,恐怕幫不上我的忙。”聽了兩位老者的介紹及細心查找,確實沒有滿足我要求的資料。一種失落感油然漫上心頭,一段時間的奔波收獲甚微,心裡好像秋風乍起、萬木蕭殺的感覺,有點悲悵。兩位老教授安慰說:“掘井汲泉,百尺差一,則不得甘露矣”。我豁然驚醒,欣然拜謝。
離開海南大學,老教授的勸慰幽然在耳,將激勵我不斷探尋下去。有志者事竟成,這是我這一趟行程的最大收獲。
2016年3月6日
之三
走訪梁排村
梁排村,我莫氏之外戚村也,與莫氏聚群而居。莫氏《祖遺書》記載:上祖公莫佛德生三男一女,將上祖公莫佛生公於熙寧三年(1070年)購置的田產四份均分,男女同受。梁氏九世祖梁勛入贅莫佛德之女,承我四分之一祖業,拓地而成梁排村。
2016年仲春,與族中八、九父老喝茶閑聊,聊及祖遺書中內容,都說年代久遠,祖遺書記載內容是否真實,不敢下絕對真實的結論。為了論證祖遺書的真實性,我和莫紹雄、莫克廣兩位族中德高望重的父老決定到梁排村探尋真相,尋找證據。
我們驅車來到梁排村,找到了梁居坤老先生,梁老先生拿出《梁氏族譜》,我們詳細查閱之,其譜記載:
-----嶺生勛(九世),贅於莫村莫佛德之女,隨產樹籍,故村人祝地頭曰:莫梁四戶,官班其一,(梁排村)梁氏祖也。今擬自勛以來,受莫佛德三男一女四分田地之一,土名:莫村、南山----白沙路口等。勛生二子:長文玙、次文應。文玙生旺,旺生夢驥。文應生如山,如山生桂生。夢驥又與莫有用、莫惟昌、莫武強等同爭多校村名王家水列田分單,縣批曰:照依上祖,莫佛德仍作四分均分,俱有各據遺書存證。
以上《梁氏族譜》記載與我《祖遺書》記載吻合。充分說明我始祖恭萬公及其後代於熙寧三年(1070)前已經渡瓊居於今定安莫村。
2016年5月9日
之四
走訪陳、周、蔡三世族
莫、蔡、陳、周在定安並稱四世族,影響甚巨。
2016年季春,南國已是春光明媚、鶯飛草長、繁花飄香。我與莫克廣、莫紹雄兩位族老探訪一江之隔的蒼原村和文山村。
蒼原村為陳氏發源之地,渡瓊始祖為陳豪。陳豪原籍福建泉州府晉江縣楊林裡,南宋建炎年間(1127-1130年)避難來瓊,落籍本村。
文山村為周氏發源之地,渡瓊始祖為周秀梅,乃北宋文壇泰鬥之一周敦頤的曾孫。周敦頤(1017-1073年),原名敦實,別號濂溪先生。北宋五子之一,程朱理學代表人,道州營樓田堡人。北宋思想家、理學家、哲學家、文學家,學界公認的理學鼻祖,稱“周子”。其文學作品《愛蓮說》享譽天下,流傳千古。主要著作有:《太極圖說》、《通書》等。後人編成《周子全書》。周秀梅,原籍福建泉州府莆田縣甘蔗園村,1125年進士及第,晚年被排擠辭官於1165年落籍本村。
蔡氏渡瓊始祖為蔡成,乃周氏渡瓊始祖周秀梅之妹夫,1165年與周氏同船渡瓊。
我們三人先到蒼原村拜訪陳老校長,老校長十分熱情,拿出族譜與我們互相印證,其族譜記載說明:宋、元、明、清四朝,莫、陳兩族聯婚非常頻繁,血脈牽連,關系密切,是名副其實的親戚村。
我們三人依依告別陳老校長,來到了文山村。文山村春水環繞、綠樹蔥榮、環境優雅、布局玄妙,世稱“神仙村”。我們拜訪了周乃淑老先生。老先生十分興奮,連呼:“娘家老親戚來了,娘家老親戚來了”。原來,文山村與蒼原村的情況十分類似,也是和莫氏世代聯婚頻繁,血脈牽連。尤其有意義的是:九世周宣公取莫子德之女(13世),生二子一女,公早卒,莫氏年19而寡,摘發守貞,族內稱“光頭婆”。事跡記載在“內行科”。
荏翔按:周氏九世祖周宣公娶我莫氏十三世之莫氏女,兩者相差四代,即100年左右,周氏1165年渡瓊,則莫氏渡瓊時間應在1065年前後。
內行科記載:
莫孺人:九世宣翁之配白沙莫子德之女,幼而端謹,寡言笑。十六歲來歸宣翁。生男二:裕、禧,女一。年十九而宣翁喪,孺人號泣盡禮扶棺,誓曰:“吾死份耳,顧子未離,抱而親,老在堂,豈可邃自引決。天日在上,終此生,毋負吾夫”。由是不下階除,惟以撫孤養老為事。蓬頭垢衣不自容。飭嫁時嫁妝不下百金,皆謹閉什襲未嘗一卦於目。且自摘其鬢發,日漸以無。年未四十八,皆呼為“光頭婆”。及舅姑沒,循禮厚喪。因勉二子讀書。婚娶甫畢,而子裕逝。孺人號泣絕而復生,曰:“天乎,我尚復欲誰為也”。又為撫其孤孫二人,孤女方髾,富家多竟求為婚,孺人略不應同。學左蔡先生之後曰:“恆者,博學能詩詞”,卒招致而娶之。正統間,朱縣尹以節孝具請京師,聞者多為詩詞以詠其賢。禮、戶二部准常例履行推勘,而代朱知縣事者,因循苟且不果為奏報,其事遂寢焉。嗚呼!孺人孝以事其姑舅,慈以成其子女,節操貞白,以終其身。而乃不表撅宅裡,永樹風聲有如此之柏。舟貞堅不可奪,至今膾炙人齒牙,益亦以其志耳。初不聞其華坊作何狀也。若孺人者,夫何愧乎後。壽七十有幾,卒與公同穴焉。載在省志。
走訪蒼原村及文山村後不久,我及族老莫紹雄老師一起到我的母校定安實驗中學(原定安中學)拜訪蔡澤湯老師,蔡老師乃《海南蔡氏族譜》修譜負責人之一,中學時代雖然不是我的直接授業恩師,同樣是深受我尊敬的師長。
《海南蔡氏族譜》記載:蔡成,字朝器,渡瓊後號惟一。生於北宋徽宗宣和癸卯年(1123年),為官於閩,居興化府仙游縣(今莆田市)。乾道元年(1165年),因遭當朝宰相湯思退陷害,被貶海南,與內兄周秀梅同船渡瓊,定居疊裡(今海口市遵譚鎮湧潭村)。在福建曾娶李、姚、周氏,傳二子:廣、度。過瓊後續娶邱氏,無子。長子蔡廣鑒於後嗣已長大成人,辭官過瓊盡孝,服侍老父善終。蔡廣過瓊後,續娶周氏,生一子,名失記,稱統率(官職名)。統率是蔡氏在海南土生土長之第一人,海南蔡氏由此繁衍開來。
歷史上,定安莫氏、蔡氏、陳氏和周氏淵源頗深:一是同源,原籍都是福建省莆田市(宋時泉州府、興化府均在此);二是後世互相聯婚非常多,血脈相溶,共同進退,榮辱與共。世稱:莫、蔡、陳、周。並稱世族。
                                 
                             2016年5月21日
之五
深入研究史料
為了追尋到莫氏始祖恭萬公渡瓊印記之蛛絲馬跡,2015年至2017年兩年余時間,只要一有閑暇時間,我幾乎都泡在海南大學圖書館查看歷史資料。當然也不是盲目查閱,大海撈針,還是有所側重的。因為海南莫氏家譜雖然元末毀於火災,前十世譜牒失傳,但部分事實還是十分清晰的:
1、祖籍福建莆田甘蔗園村。
2、始祖恭萬公為土軍千戶(判寨),北宋時先到廣南西路平亂駐防,後渡瓊,平黎撫黎有功,有宋一朝世襲判寨。有證如下:
合族祖祠供奉先祖的神龕柱聯:
由熙寧千戶立功歷元而明而清世澤迄今其遠
自同安一本分派入廣之瓊之定家道從此以昌
小宗祠柱聯:
仰判寨宏猷績著宋元受爾福受爾康享千秋祀典
繼同知令緒名光史冊立其德立其節啟百代書香
3、九世執中公元早期1278年任黎兵千戶、1292年任潭欖翼千、1293年升萬戶府總管;有用公元早期1292年襲黎兵千戶;十世真成公元早期1293年襲千戶,中期1329年升南建州同知;十一世公勤公元中期1329年襲千戶,1333年征王官福戰亡;十一世宣寶義士公多次幫助官軍平亂,1376年戰亡。有元一朝莫氏世襲千戶。(《正德瓊台志》、《瓊州府志》、《廣東通志》、《定安縣志》等均有記載)
圍繞上述線索,我主要詳細查閱了以下資料,逐頁認真閱讀,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及線索:
1、《宋史》元後期至正三年(1343年)由丞相脫脫和阿魯圖先後主持修撰。全書496卷。
2、《元史》成書於明朝初年,由宋濂(1310~1381年)、王袆(1321~1373年)主編。全書210卷。
3、《正德瓊台志》瓊山府城(今海南省海口市)人唐胄(進士、侍郎)於明正德年間,撰成《正德瓊台志》。這是一部著名的地方史志,是海南保存最完整、最早的一部志書。
4、《瓊州府志》清·明誼修,張岳松(海南探花)纂; 清道光二十一年修。全書45卷。
5、《定安縣志》道光版、民國版。
6、《道光廣東通志-瓊州府》(清)阮元總裁;陳昌齊總纂。
7、《光緒定安縣志》(清)吳應廉創修;王映鬥(進士)總纂。
8、《黎族人民鬥爭史》中共海南省委黨史研究室編;程昭星、邢詒孔著。
9、《元代“黎兵萬戶府”設立時間考》海南師範大學副教授、史學博士王獻軍著。
10、(清)康熙《廣東通志》金光祖纂修
11、《二十五史》
12、海南師範大學政法系副教授李勃撰寫的《元代海南黎兵萬戶府始置年代考》
13、《海南梁氏族譜》、《海南陳氏族譜》、《海南周氏族譜》、《海南蔡氏族譜》及廣東省有關兄弟的族譜。
14、《泉州府志》、《晉江縣志》、《福州府志》等福建地方志。
在海南大學圖書館及網上查閱資料的這段時間是十分辛苦的,耗費了大量的精力和心血,其中苦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每當有所收獲則欣喜若狂,覺得所有的付出都是芝麻,而得到的則是西瓜。
                                  2017年5月25日
之六
考證廣東族譜等資料
廣東舊族譜資料:
宣卿之祖:廣
宣卿之父:讓仁
一世:
宣卿:834年生人,17歲登狀元,34歲卒。生三子:晉、楚、齊。
二世:
晉:宣卿長子。生二子:如松、如柏。
三世:
如松:晉長子。生二子:懷、慎。
四世:
懷:字堯遠,號碧州,如松長子,配張氏,生三子:頑、勇、雄。公見晉、漢、周興而復敗,每曰:“未可仕也”。及宋太祖登極,乃曰:“可出矣”。遂以文學辟河南開封府教授,歷山東青州別駕,年逾八十,童顏鶴發雲。
荏翔按:四世懷公親眼見證後晉、後漢、後周三朝(三朝共25年)興替,每次都不出來做官,就是說懷公青壯年的時候不出來做官。等到宋太祖登極(960年)的時候才出來做官,就是說懷公老年才出來做官,960年的時候,懷公至少有50歲左右了,應該有孫子了,也就是說,960年的時候,六世永豐公應該已經出生或即將出生了,即宋太祖建隆年間出生(960-962)是合情合理的。
五世:
勇:懷次子,字昂大,號威日,懷次子,配林氏,生三子:永豐、永昌、永泰出嗣雄公。
荏翔按:廣東修譜的父老說:“林氏是福建莆田的名門望族,有三日不出林之說,勢力強大,故其後代永豐、永昌都到福建莆田發展”。
六世:
永豐:勇長子,配何氏,遷居於福建莆田縣吉履鄉,生二子:夢熊、夢葉。
荏翔按:永豐公生於宋太祖建隆年間(960-962),兒子輩夢熊、夢葉出生在985-990年間比較合情合理,那麼孫子輩應該在1015年前後出生。其孫子輩到外地發展,故廣東族譜記錄到處為止。
史料1:知朱崖軍事:
周鄌:有傳                     劉富:大庚人
裴桭:聞喜人                  莫豫復州學於舊址
毛奎:有傳                   吳況:像州進士,政和(1111-1117年)間任
林寶慈:閩人,乾道(1165-1173)間任 王贊:保靖人
-----摘自《瓊州府志-職官》線裝本第23頁
史料2莫豫、周鄌、毛奎、王贊保靖人。以上知朱崖軍事。
-----摘自《道光廣東通志-瓊州府》第48頁
        荏翔按:從時間上推算,莫豫的任職時間應在950---990年之間
史料3:宋諸寨土軍:
宋初寨一,曰福泉,同巡檢,在福州(晉江之福州,非現在之省城福州。莆田曾稱晉江)甘蔗村。地遠不相及,後增置五寨。
-----摘自清-周學曾撰修《晉江縣志》卷十七-兵制志-第1042頁。晉江縣在現在莆田地區。   
荏翔按:1、宋朝共319年,我們按前、中、後期分,則前期約106年。前期再按初、中、後期分,則宋初約35年,即960—995年可以稱之為宋初。海南莫氏的不少老族譜中,均有宣卿公的畫像,說明海南一脈無疑是宣卿公的後裔,同時海南一脈從福建莆田而來,從上面的譜系來看,無疑是六世永豐公的後裔。進一步說是七世夢熊公的後裔,而吳川一脈是七世夢葉公的後裔。
2、永豐公到福建莆田發展,任職是福泉寨判寨,而海南莫氏始祖恭萬公(莫豫)三世而襲之,故曰世襲判寨,與海南的族譜記載吻合。後來恭萬公到海南發展,因此廣東的族譜僅記載到永豐公為止。
2017年8月26日
之七
始祖恭萬公渡瓊時間及路徑探考
《海南莫氏族譜》恭萬公原譜資料:
恭萬公,字大彪。公生丙辰年八月十五日辰時,原籍福建莆田縣,後移同安縣。自後漢劉知遠乾佑二年(949年),欽奉諭旨調征有功,受封掌善罰惡大將軍。漢沒出周,顯德三年(956年)調任千戶,周沒宋初太祖仍任千戶之職。熙寧間(1068-1077年),戊瓊鎮守西南境。公撫黎歧,斬荊棘開疆啟土,置南建州,即今定安縣也。以功襲職,十世典握兵權,遂蔔居建江(現南渡江)之上裡,以姓顯地因名莫村,與周、陳、蔡並為世族。初瓊郡當趙宋時,鯨鯢扇海,梟獍嗥山,民不安睹。自公典兵作衛,斯使廣池無波,歧黎息燧,淹雨蠻煙之民,歲時嬉游歌鼓之聲,則公有功於社稷民生者,適與伏波將軍相鼎歭矣。侍郎唐西洲公修瓊郡志,書公盛跡略詳;禮部尚書王忠銘公、探花及第陝甘全省學政張翰山公俱有贈序。因年老耄無子,禱求於佛,娶蘇氏生一子,命名佛生。卒葬雷州府徐聞縣城東五裡。(莫氏族譜1992年第八次版卷二、三)
以上記錄有幾個地方是不明確或無法自圓其說的:
1、出生時間不明確。出生於丙辰年,從乾佑二年(949年)封大將軍;顯德三年(956年)調任千戶推算,丙辰年只能是出生於896年。
2、表述有矛盾。劉知遠乾佑二年(949年)表述錯誤,後漢高祖劉知遠死於948年,949年在位的是隱帝劉承佑。
3、查閱後漢史,沒有姓莫的大將軍。
4、五代十國及宋朝沒有千戶之職。
5、從896年出生到熙寧間(1068-1077年)戊瓊,至少已經172歲以上,這是不可能的。之後還娶妻生子,更是奇聞。
6、南建州設立於元朝,怎麼可能是恭萬公開疆啟土設置的呢?
7、侍郎唐西洲公修瓊郡志,書公盛跡略詳。注:本人認真查閱了《正德瓊台志》,沒有看到恭萬公的記載。
按:唐胄,號西洲,瓊山人,進士,戶部左侍郎,於明正德年間,撰成《正德瓊台志》。這是一部著名的地方史志,是目前海南保存最完整、最早的一部志書。
8、禮部尚書王忠銘公、探花及第陝甘全省學政張翰山公俱有贈序。
    按:王忠銘即禮部尚書王弘誨,字忠銘;張翰山即探花張岳松,字翰山。兩者只是給《莫氏族譜》贈序,而非為恭萬公作序。兩者離始祖渡瓊已五百余年。
尋根記之五中已經提到兩條清晰線索:
1、祖籍福建省莆田市。
2、始祖恭萬公為土軍千戶(判寨),北宋時先到廣南西路平亂駐防,後渡瓊,平黎撫黎有功,有宋一朝世襲判寨。
本人查閱之歷史資料有以下記錄:
1、瓊州,下,瓊山郡,靖海軍節度。本軍事州。大觀元年(1107),以黎母山夷峒建鎮州,賜軍額為靖海。政和元年(1111),鎮州廢,以其地及軍額來歸。元豐(1078-1085)戶八千九百六十三。貢銀、檳榔。縣五:瓊山,(中。熙寧四年,省舍城入焉。有感恩、英田場二柵。)澄邁。(下。開寶五年廢崖州,與舍城、文昌並來隸。)文昌,(下。)臨高,(下。紹興(1131-1162)初,移於莫村。)樂會。(下。唐置,環以黎洞,寄治南管。大觀三年,割隸萬安軍,後復來屬。
-------摘自《宋史》卷九十  志第四十三
這則史料說明:1131年以前莫村(臨高莫村,非定安莫村)已經存在,而且具有一定規模和人口,否則臨高縣也不會移於莫村。
2、我祖遺書記載上祖公莫佛生(二世祖)於熙寧三年(1070年)買地,說明始祖恭萬公於1070年前已經渡瓊。
3、府州軍監宋初革五季之患,召諸鎮節度會於京師,賜第以留之,分命朝臣出守列郡,號權知軍州事,軍謂兵,州謂民政焉。其後,文武官參為知州軍事,二品以上及帶中書、樞密院、宣徽使職事,稱判某府、州、軍、監。諸府置知府事一人,州、軍、監亦如之。
------《宋史》卷一百六十七  志第一百二十
這則史料說明:始祖恭萬公為“判寨”是有歷史依據的,我莫氏宋、朝為世襲土軍判寨(土軍千戶)。
4、宋仁宗皇佑元年(1049)九月乙巳,廣源州蠻儂智高寇邕州,詔江南、福建等路發兵以備。
------摘自《宋史》卷十一、十二     本紀第十一、十二
這則史料說明:1049年9月,廣源州(今廣西百色市靖西)少數民族首領儂智高起兵自立,朝廷從江南、福建等路發兵駐防。
注:儂智高起義是北宋前期規模較大的起義,歷時7年,烽火燃及兩廣、貴州和雲南四省,連廣州城也被圍困2個月。朝廷多名中高級將領戰死,連大名鼎鼎的楊家將楊文廣也遭重創,最後是名將狄青統兵才得以平息。
5、(食邑)
  一萬戶八千戶七千戶六千戶五千戶四千戶三千戶二千戶一千戶七百戶五百戶四百戶三百戶二百戶
  右宰相、親王、樞密使經恩加一千戶,兩府、使相、節度使七百戶。宣徽、三司使,觀文殿大學士以下至直學士,文臣侍郎、武臣觀察使、宗室正任以上、皇子上將軍、駙馬都尉加五百戶;宗室大將軍以上加四百戶。知制誥、待制並文臣少卿監、武臣諸司副使、宗室副率已上,並承制、崇班、軍員等,初該恩加三百戶;承制、崇班、軍員再該恩二百戶。二千戶以上雖有加例,緣無定法,親王、重臣特加有至萬戶者。
------《宋史》卷一百七十 志第一百二十三
這則史料說明:宋朝從七品以上官員才有食邑,正五品官員食邑為一千戶。正五品以上官員的歷史印記一般都有國史真名實姓記載,而八品以上官員地方志均有記載。
6、皇佑四年(1052),詔:"戍兵歲滿,有司按籍,遠者前二月,近者前一月遣代,戍還本管聽休。"五年,又詔:"廣西戍兵及二年而未得代者罷歸,鈐轄司以土兵歲一代之。"自儂智高之亂,戍兵逾二萬四千,至是聽還,而令土兵代戍。
------《宋史》卷一百九十六  志第一百四十九
這則史料說明:宋代軍制規定駐守軍隊一般一年就應該輪換駐防,而土軍是主要的力量。
7、莫氏族譜遺留資料:
(1)、合族祖祠柱聯:
由熙寧千戶立功歷元而明而清世澤迄今其遠
自同安一本分派入廣之瓊之定家道從此以昌
荏翔按:柱聯中“入廣”的廣是指廣南西路,北宋時瓊州府隸屬於廣南西路。
(2)、小宗祠柱聯:
仰判寨宏猷績著宋元受爾福受爾康享千秋祀典
繼同知令緒名光史冊立其德立其節啟百代書香
(3)、辛己元宵前二日,送次男、元燈入祠偕諸宗人-------魁士
天生瓊珠樹,其下有鳳雛,地生合浦水,裊裊出雙珠;
中為玳瑁州,千戶建碩膚,我生廿一代,六尺嘆蚤孤。
稽首對先祖,長抱此區區,今夕是何夕,宴如新婚娛;
燈花夜以永,厭厭醉不無,在宗昭令德,式好即良園。
荏翔按:二十一世魁士公在這首詩中隱隱暗示先祖從合浦而來。雙珠隱喻有用、真成兩位千戶公。
8、《海南周氏族譜》、《海南梁氏族譜》的記載均證明莫氏恭萬公渡瓊時間在1065年之前。
9、廣東的族譜證明六世永豐公宋初在福建莆田發展。恭萬公是永豐公之孫時間上剛好吻合。
綜合以上史料,結合《莫氏族譜》,則始祖恭萬公渡瓊時間及路徑已清晰可見:
丙辰年(1016)八月十五出生,1049年聽從朝廷調遣,從福建路調遣到廣南西路合浦(今廣西北海市合浦)一帶駐防,參與平定儂智高之亂。1052年換防到瓊州,當時整個海南島基本上都是黎區,只有郡治周邊為朝廷控制,我莫家軍首先駐防在郡南門(今海口市大園路一帶);隨著平黎戰鬥的向前推進,最後駐扎在今定安縣南渡江南岸,後因姓定名為莫村。
結論:恭萬公行略如下:
莫恭萬:諱豫,號大彪,生於北宋真宗大中祥符末年(丙辰年,1016年)八月十五,祖籍福建泉州府莆田縣甘蔗村。唐後期到五代十國及宋前期,社會動蕩,烽煙四起,又因南少林寺位於福建莆田,武術在民間開枝散葉,故家族尚武成風,時至今日,“莫家拳”仍然聞名海內外。宋初,祖父永豐公到福建莆田發展,任福泉寨判寨,恭萬公世襲之,在當地已經有一定的聲望,莫家軍為保寨安民做出了重要貢獻。公青壯時,1049年適逢廣南西路廣源州(今廣西百色地區)少數民族首領儂智高起兵叛亂,朝廷詔令從江南路、福建路增兵駐防。莫家軍作為當地有名的一支土軍力量,在恭萬公的帶領下,奉命到廣南西路合浦(今廣西北海市合浦)一帶駐防,參與平定儂智高之亂。1052年換防到瓊州,時年36歲。當時整個海南島基本上都是黎區,只有郡治周邊為朝廷控制,我莫家軍首先駐防在郡南門(今海口市丁村一帶);隨著平黎戰鬥的向前推進,最後安營駐扎在今定安縣南渡江南岸,後因姓定名為莫村。當時黎民彪悍,各洞洞主擁兵自重,各自為王,即對抗官府又各自征伐,戰火使百姓流離失所,社會動蕩。公智勇雙全,軍紀嚴明,軍威雄壯,百姓簞食壺漿支持,滌蕩百黎如卷席,社會重歸安寧,功在社稷也。被朝廷敕封為知朱崖州軍事,食邑千戶,稱千戶總,重視軍事、文教,復州學於舊址,利在千秋。因此,當地老百姓燒香膜拜,民間皆稱為獎善罰惡莫大將軍。娶蘇氏,生一男,取名佛生(莫氏世代為軍人,殺伐較重,始祖婆蘇氏平時注重吃齋拜佛,以求祥瑞,故生子取名佛生。應該說,佛生公可能不是海南土生土長,恭萬公渡瓊時,佛生公可能已經十歲左右了)。 公安營扎寨定安後,駐地後人取名莫村。公卒葬雷州府徐聞縣城東五裡。
2017年10月6日
                           三十一世裔孫:莫荏翔


路過

雷人
1

握手
8

鮮花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9 人)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引用 莫瑞成 2018-2-8 12:58
電視廣東國際在2018年2月7日晚上8點的珠江紀實節目中,介紹莫家在廣東的歷史,各地莫家子孫後代拜祭莫宣卿的過程.有意可以看我的相冊,或翻看電視的。
引用 莫瑞成 2018-2-8 12:59
尋根路。
引用 莫林翼 2018-2-26 03:51
無源無水,無根無枝。
無宗無輩,無祖無我。
引用 莫壯輝 2018-2-26 22:14
此尋根線索很詳細,我前年也粗略理一下莫姓始祖遷瓊線索,思路和疑惑跟您的一樣,如我也曾懷疑過恭萬公就是宣卿公六世孫永豐公遷閩之後人,只是我並沒有實地探尋和查找史實和名著論證。非常佩服您,我認為這些莫姓遷瓊始祖尋根資料是最有說服力的了,再次謝謝!
引用 莫壯輝 2018-5-27 17:06
荏翔兄,這段時間我看了廣東的一些族譜資料,他們的族譜記載永豐公和永昌公乃五世祖晉公之長男和次男。我還有一點疑問:廣東永昌公支系族譜記永豐公之弟永昌公岀生於北宋1005年,按任翔兄推考,海南莫姓始祖恭萬公乃永豐公之孫約岀生於1016年,時間上隔兩代差11歲,好像不太恰。還是要再找史料來證實,我覺得可從兩的方面入手:一是福建莆田和泉州的古代地方志;二是廣西的古代地方志。特別是有關儂智高叛亂那一階段的記載,畢竟唐宋時海南是屬於廣南西路管轄,應該有恭萬公到廣西再到海南的記載。

查看全部評論(5)

首頁|新聞|族譜|聯誼|宗祠|村落|故事|名人|文化|商務|公益|基金|世莫|財務|論壇|莫氏宗親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