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氏宗親網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查看: 3561|回復: 3

黃埔三期生,國民黨中將師長莫我若(轉帖)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17-3-26 12:17:3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陳新憲眼中的邵陽英傑之九:回憶我與莫我若的交往
2014-12-27 08:08閱讀:199
回憶我與莫我若的交往
陳新憲
新邵縣太芝廟鄉陳莫二姓原是一族,相傳太芝廟鄉莫家衝莫氏祖先無嗣,由太芝廟陳氏外甥過繼給莫氏舅父承祧。因此,過去莫姓家主堂上都供奉陳莫二姓祖宗牌位。陳莫二姓世代均稱表親。我父親陳治與莫我若父親莫致堂是表兄弟,又是幼年同窗,少年結伴經營,便成為總角金蘭之交。
莫致堂先生是一位熱心公益事業的賢良長者,對家鄉道路、橋梁、水壩的修築和學校的創辦,都樂為首倡贊助。他待人寬、家教嚴,在龍山人民革命鬥爭中的各個歷史階段,他都是站在革命人民的一邊。子侄行中亦人才輩出。他有子五人,長若仁、次若琨、三若禮、四若智、五莫葉。若禮即莫我若。長子若仁曾於1921年繼承我父親移交永春堂的鋪屋經營若干年布匹雜貨業。次子若琨,大革命時期與我在長沙兌澤中學同學,畢業後,即參加國民革命軍第八軍政治講習所,結業被分配在北伐軍第八軍唐生智部下搞政治工作。唐反蔣失敗後,他回家教書。抗日戰爭時期干過短期行政工作。五兄弟中事業成就最大者,則以莫葉和莫我若為最。莫葉交通大學畢業後,留學美國華盛頓大學得博士學位。解放初期歸國,先後任交通大學和山東大學教授,不但培養許多人才,桃李滿天下,自己在數學領域的科研上亦成就卓著,飲譽海內外。至於莫我若的一生,他在新疆起義後的貢獻,已有他的知情親友寫了兩篇回憶文章在本期刊出,但他在解放前如何投奔革命,如何為同情革命者坐牢得救,最後又如何能堅持真理,毅然起義,則鮮為人知,茲就我所知,舉其犖犖大者記之。
一、進黃埔軍校經過
1924年寒假期間,我隨祖父、繼母及新媛妹都住在長沙南門外敦仁裡,這時連接到父親從粵贛邊境寄來數信:先則是隨軍出師北伐(第一次)到贛南,繼則回師到廣東韶關。因為他當時任建國湘軍第二師師部軍需處長兼兵站站長,到贛南還兼上猷縣長。來電是要人去幫忙,回廣東韶關則函電交加,召我兄新民、堂兄純陶速送我繼母赴廣東,並說:湘軍講武堂和黃埔軍校繼續招生,囑我們兄弟都去。大哥新民上期兌澤中學畢業後閑著無事,這時在太芝廟家鄉讀經館繼續學習。他接到函電,即約集讀經館的同伴五、六人來到長沙,其中有莫我若、李直、李成仁等。他們在我家停留一段時期。春節後,齊集陪同我母妹從長沙坐輪船經漢口、上海去廣東。六個青年除大哥新民畢業於兌澤中學、純陶肆業於廣雅外,其他都是讀私塾未進洋學堂的。當時黃埔軍校和湘軍講 武堂報名資格要求中學三年以上,只有經革命軍部隊和國民黨組織保送,可以得到照顧並優先錄取。所去六人除李直留在第二師(後改編為第二軍第六師)任軍需外,其余五人,莫我若和李成仁進黃埔軍校第三期(李入校後因病休學,後又入五期畢業)、陳煦新和陳新民入國民革命軍第二軍軍官學校(講武堂改名)。戴世榮入中央政治講習所。他們都是由戴岳用師長名義介紹投考入校的。
二、到日本東京考察學習
1931年春夏之交,南京國民政府軍政部派出一個軍事考察團到日本東京,著重考察日本憲兵警察的軍事技術!我當時在東京早稻田大學學習,因組織反帝的愛國活動關押在東京警視廳。莫我若當時是南京憲兵第三團一營營長,他和第三團團長歐陽珍、團副徐某三人都是考察團成員。他到東京即去早稻田大學找我,因未相見,便留函學校。不久,我出獄得知其情,便去相會。因他們都不懂日語,只有一個日本人擔任學習講解翻譯。我們見面後,他們迫切要求我陪同到各地去旅游觀光。我那時正需要擺脫便衣警察的盯梢追蹤,樂意抱疾為之奔走,代做向導和翻譯。游遍了關東關西各名勝景區。他對我說:“日本人非常狡猾,給我們考察所見和講解傳授的都是一般的東西,真正軍事技術和憲警偵破技術都嚴守秘密,不予告人。”他和他的團長都對我說:我們明的是考察學習,實際上是旅行觀光,在此偷閑休假。他們在東京的時間大約是三個月,但都樂得一個留學日本的美名。
三、革命十年 徒刑十年
1935年秋初,我流浪江湖,到了江西南昌。第二天,在戴文家見到莫我若。事先我在南京聽大哥新民說莫若禮被關在南昌。犯什麼罪?語焉不詳。一見面,我便問他為什麼被關,怎樣又出來了。他頭一句話:“我革命十年,十年徒刑!”戴文說:“革命就是坐牢,我早在寶慶坐牢,表弟(指我)在東京坐牢,你在此地坐牢,大家都是要革命吧!”我接著追問究竟,莫我若只是擺頭。戴文素來心直口快,接著說:“他的一個團在贛南擔任圍剿紅軍,不是主攻,而是策應,結果網開一面,使朱、毛主力大搖大擺地走了。”這時,莫我若嘆了一口氣,說道:“從日本歸來,憲兵三團改為國府警衛部隊,次年淞滬抗戰,又擴編為八十七師,我升任團長隨軍開赴前線,正是英雄用武之時,可中日隨即簽訂‘停戰協定’,我們不打日本侵略軍,反而奉令開往福建去打並肩抗戰的十九路軍,官兵不無煩言。但軍人素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不得不為,隨又奉令調回贛南圍攻紅軍,紅軍突圍遠走湘黔,我這個哈巴狗就倒霉了!‘坐失良機’‘縱匪竄逃’‘擅放俘匪’三罪並罰。南昌行營軍法處判處十年徒刑。”接著苦笑著,又說:“十年革命,十年徒刑。”我說:“萬幸,你是黃埔出生的王牌軍,若是雜牌軍團長,我們就無緣相見了。”他告訴我要不是張文公(張治中別號文白),他今天還在牢裡。淞滬抗戰,他所在的師屬第五軍軍長張治中所轄,他的為人張治中知之較深,故張曾向南昌行管主任何應欽力保,原來要求嚴辦莫我若的朱紹良,也不得不做順水人情了。我和他在南昌同住戴文家約一個多月,二人白天常去洗馬池數石板,晚上同室兩張行軍床對榻夜談種種往日情景和面臨的現實,我們當時的心情也好似林則徐與魏默深(魏源)在京口相遇一樣。
突然,戴文與江西省主席熊式輝發生矛盾,被調南京,摘掉戴文空軍地面指揮官頭銜,留在蔣介石侍從室充上校副官,藉此羈留就近考察。莫我若亦將隨戴赴南京。臨行前,我問其今後打算。他說:“現在是‘飛鳥盡,良弓藏’的時侯,首先到南京向張文公表示感謝,再到常熟岳母家接錢雅理返龍山衝啃紅薯,且吟歸去來兮。”他問我,我說:“你是有家可歸,我則有家歸不得,如水上浮萍,漂到哪裡算哪裡!”
1936年夏初,我應戴文之約赴南京,首先住在北太平橋鑫源旅社。這家旅社是湖南人開設的,凡湖南人住宿可以賒欠房祖伙食費。我哥嫂一家在此住了一年,我也是老施主。每天除早餐在旅店吃外,中晚餐大都在戴文、莫我若、陳煦新及其他朋友家打秋風。戴文在侍從室經過蔣的考察後,任淞滬警備區副司令,要我去充當司令部的外文秘書。司令是楊虎,我答應同戴文一道去。不知為什麼,他一再拖延兩個多月,結果自己不去,推薦同鄉岳岑去。他問我去不去,我說你不去我也不去。這時,莫我若在侍從室任上校侍從副官,經常隨蔣介石東飛西飛,歸來後,他講些軼聞秘事。他隨蔣到湖南,何鍵於蔣離湘時,贈莫我若兩千元銀行支票,莫拒收。另一次,蔣在武漢召見華中各省主席,何鍵又暗派隨員贈巨款給莫我若,莫再次拒收後,並面報張治中,後來被蔣介石知道了,蔣即手令升莫我若為侍從室第一組少將銜組長。據傳說,蔣介石笑對侍從室侍從人員說:“何鍵的錢是販運鴉片得來的,得了他的錢,容易上癮。”原來莫我若先年從江西來南京晉謁張治中謝恩,張這時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侍從室主任,因熟悉莫我若為人忠誠老實,便向蔣推薦留在侍從室任副官,很快得到蔣的信任。
四、禍兮,福兮
1936年12月初,莫我若伴隨蔣介石到西安,不知又是什麼原因,他在西安事變的先日,一個人竟到了洛陽,住在隴海鐵路警察署署長戴文家裡。西安事變發生,頓時震動中外。當時的新聞報道,都無法獲悉事變的真像。面對蔣介石的生死存亡,又是大家所急於知道的。12月中旬的一天,突然登載“莫我若在洛陽對記者的談話”,可算是當時一條重要的新聞。各大報大都用“委員長侍從室第一組組長莫我若氏談西安事變雲雲”。當時第一組組長可說是侍從長,擔任保衛“最高領袖”的安全任務,按理應與“最高領袖”共生死危難,這時他卻在洛陽。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後,蔣介石回到南京,有人說:“莫我若與戴文都不可靠。按規定委員長在哪個地區和哪條鐵路出了問題,就該哪個地區和哪條鐵路的警衛主管負責。”但蔣介石當時痛恨於張學良和楊虎城,便說:“這不關戴文和莫我若的事。”但讒言多次進入蔣介石耳裡,蔣介石的信任也會產生動搖。
1937年“七·七事變”以後,進行全面抗戰,莫我若再次請求上前線殺敵,參加了保衛上海大會戰。南京淪陷後,我和莫我若在長沙又相逢,同在黎家坡莫國盛家暢談別後離情,他對抗戰前途雖有必勝信念,但對當時形勢發展有喜有憂。不久,我赴皖南,他赴貴州,從此天各一方,音訊亦斷。只在1940年接到他從貴州遵義陸軍大學將官特別班來函詢問前線戰況。抗戰勝利後,我在南京上海無錫都末遇見他。1947年回湖南,獲悉他在新疆任整編旅長。1949年初春,在長沙寶南街戴文家,得見他致戴文函中詢及我的近況。這時,我已與湖南地下黨省工委取得聯系,並介紹戴文與地下黨負責軍事工作的塗西疇同志見面,我和戴文商量,由我寫了回信給他,說明識時務者為俊傑。
五、共慶新生
1949年春節後,我奉派來邵陽搞策反工作,常奔走於邵陽與長沙之間。這時,接連接到他從新疆的來信,特別是蔣介石下野回奉化,李宗仁代理總統,以張治中為首的和談代表團,在北平倒向中共不返南京時,他又來信:“形勢如斯變化,賢弟何以教我?”我當時約以秘密通訊辦法,用明礬水寫在一般應酬函件中,接到後用火烤現之。我希望他走他恩師張文白所走的道路。同時他的親堂弟莫國興與地下黨取得聯系,正在長沙從事地下工作,他的親侄莫任南已在國師參加地下黨,都對他有所影響。
8月初程潛和陳明仁在長沙宣布起義,邵陽魏鎮、宋濤、戴文、陳煦新等亦通電響應,國民黨反動派派空軍到邵陽濫炸起義部隊,當時重慶報紙曾以頭號大字刊出“降將的下場”,造謠污蔑戴文被飛機炸死。莫我若在新疆見報,即快函到新邵太芝廟我家詢問,但此信卻因當時交通阻塞,直到邵陽解放方才收到,至我們進城,與戴文、宋濤、陳煦新在聯絡部聚會時,看到新華社通訊,獲悉新疆於9月25日和平解放,大家互致喜訊,共慶新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3-26 12:19:3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莫我若將軍為邵陽縣白倉莫氏三修族譜題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注冊

x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27 21:15:15 | 顯示全部樓層
莫我若是我爺爺的叔叔,我小時候常聽我大伯他們講述,可惜我出生晚,沒有見到我爺爺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17 18:45:38 | 顯示全部樓層
新疆莫軍 發表於 2018-9-27 21:15
莫我若是我爺爺的叔叔,我小時候常聽我大伯他們講述,可惜我出生晚,沒有見到我爺爺 ...

歡迎你回邵陽老家走走看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首頁|新聞|族譜|聯誼|宗祠|村落|故事|名人|文化|商務|公益|基金|世莫|財務|論壇|莫氏宗親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