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氏宗親網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查看: 1664|回復: 0

接前之三

[復制鏈接]
發表於 2022-6-8 10:59:2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三、地域社會變遷與“莫氏免夫照”之爭

入清之後,莫氏並未因與前朝保持密切的合作關系而受到牽連,相反,莫遜仕之孫莫爾幾於康熙四年通過獻地建吏目官廨與新政權建立了新的聯系。[36]但康熙初年,依附吳三桂反清的廣西總兵孫延齡部占據了永安,在長達六年的戰爭中,永安地方社會遭到了嚴重的破壞,州城盡毀、人口銳減。康熙十八年平亂後出任知州的丁亮工,在其《永安八詠》中對戰亂中受盡創傷的永安進行了深刻的描述:“投荒萬裡典空城,戶口僅存八百丁;向與人言堪自笑,笑余日哭費經營。”[36]
莫氏家族在清初戰亂中也未能幸免,天啟年間所建宗祠在戰火中被毀,家族發展也陷入了衰退。據其族譜《名賢錄》分析,從順治到乾隆年間將近140年的時間裡,莫氏從第十二代至第十五代僅有各種形式的貢生5名。在知州丁亮工百廢修舉的政策鼓勵下,永安州迎來了大量的新移民,龍定裡大龍村楊氏等有實力的漢族移民正是在這個時候移居遷入了永安,據縣志載:楊倫“陝西華陰人,官守備。值吳逆亂,隨剿平樂,率子廣奇、孫鵬萬悉力捍御有功,鄉民鹹德之。後,以老辭職,遷家永安,從民望也。”[37]隨著漢族移民的遷入,永安境內的民村數量日益增多。以龍回裡為例,萬歷時,“傜僮居十之七,為民者吳村、張村、三裡寨、杜莫寨四村而已”[38];至雍正時,已有民村32村;至嘉慶時,民村增至49村。[39]
除新移民日益增多外,永安境內的瑤壯族群也呈現日益“向化”的趨勢,“永之為邑,編戶五裡……內有諸傜各堡錯雜其間……我國家教養邊陲,生息向化,農服田疇,士習詩書,傜童鹹知慕義。”[40]區域社會的特征也由明代至清初頻繁的軍事征伐轉變為和平時期的賦稅徭役管理。康熙年間,永安州經歷了由“耕兵”到“編民”的政策轉變,開始將桂西土兵後裔構成的耕兵編入裡甲,“今現存耕兵二百二十名,嚴立簿書,另立一甲,責土舍覃一麟、李上聘等承管”,這些被編入裡甲的耕兵,與民戶一樣需承擔國家納稅賦役的義務,“若榕峒等堡耕兵,每名六分,應納銀二錢二分三釐有奇”。[41]
在新移民不斷遷居永安,官方試圖將各種人群編入裡甲,以恢復稅賦徭役的背景下,康熙二十一年,莫氏子孫免夫役的特權開始遭到質疑,這一過程恰好保存在道光十年版《蒙山莫氏族譜》之《莫氏免夫照》中,以下據其進行詳細地分析。
莫氏免夫照
特受永安州正堂加五級,隨帶軍功加一級,紀錄五次李,為給照事:嘉慶二年十二月十一日,據生員莫靜、莫讓偉、莫若輝、莫冰、莫渙、莫微、莫大求、莫大文、莫大榮、莫衿、莫怡、莫若祖等呈稱情:生祖啟源於前明成化十一年,獻地建立州城,祖莫戰於明萬歷二十六年,招撫各衝蠻傜等事,厲蒙前朝州主給恩,免子孫世代夫役。嗣於康熙間,有梁奉等不知生祖恩免情由,妄行扳役,生祖莫與高等於二十一年具呈繳驗,准蒙給換免夫照在案。至乾隆五十九年內,莫讓偉等呈控黃老倪要稟莫凡、莫矯抗不當夫等情,生等將祖莫啟源、莫戰等歷免夫役,呈照稟明。蒙前任州主王批莫啟源等子孫是否歷免夫役,該房查案,並飭鄉保確查復奪。嗣該房鄉保僉稟:莫啟源等子孫果未當夫,亦無派撥,各在案。是生祖莫啟源至今生等的[嫡]派子孫,俱蒙驗照免夫無異。茲印照日久霉壞,懇請換給新照等情,並呈繳康熙二十一年原給印照前來隨查,繳驗到印照歷准免夫無異,合經換給。為此,照給莫靜等收執,嗣後凡有莫啟源等子孫,所有廂居裡住,夫一體照舊恩免。如非莫啟源的[嫡]派子孫,毋容冒混邀恩,妄希推委,永遠遵行,毋違此照。
右照給生員莫靜、莫讓偉等,准此。
嘉慶二年二十一十四日給[42]
先是康熙間,“有梁奉等不知生祖恩免情由,妄行扳役”。因為清代賦稅除正稅之外,尚有其他各種雜役,正稅按田地各自繳納糧稅,雜役則由裡甲攤派,莫氏一族免夫意味著同裡之人可能要承擔更多的夫役,且其族在清初因戰亂而陷入衰退,因而引發可能代表新移民群體利益梁奉等人的質疑也在情理之中。康熙二十一年,莫與高向知州丁亮工“具呈繳驗”免夫役印照。而莫與高的身份也不容忽視,他擁有附生資格[43],也是莫氏家族在康熙年間唯一享有功名者。概言之,在莫氏陷入衰落,以及地域社會人群結構發生變化的背景下,莫氏家族第一次被要求均派夫役的挑戰,最終以知州丁亮工“准蒙給換免夫照”告終,清代的地方政府認可了莫氏家族在前朝即已享有的免夫役權利。
至乾隆五十九年,又有莫凡、莫矯等因不服夫役遭到黃老倪等向官府呈控。黃老倪向官府稟告莫凡、莫矯抗不當夫之事,根源於永安自乾隆年間以來戶籍制度的變革和日益繁重的夫役攤派。在裡甲日益殘缺的背景下,乾隆六年,清政府改用重在控制實際人口的保甲統計人口,各種夫役轉由鄉保根據煙戶冊按實在人口攤派,永安區域社會的夫役攤派也日益繁重。據《道光七年知州玉麟禁革濫役民夫碑始末》所追述,乾隆年間,除各級衙門、雜佐用夫等較為固定的攤派外,尚有尋常奏調赴府、赴省,及到任、回籍、會審、會勘、相驗、解送軍裝、請領兵餉、解審重囚等項夫役攤派,夫役派累不已引發民怨,在乾隆三十三年曾經藩憲議准禁革,但卻屢禁不止。[44]據檔案資料統計,莫氏家族在乾隆年間已傳至第十五、十六代,兩代成年人丁合計164戶,至嘉慶時期第十七代已繁衍至316戶之多。[45]如此眾多的人口如不服夫役,勢必會對他人造成負擔,被呈控不服夫役,同樣在情理之中。
此事發生後,由莫靜、莫讓偉等12名在科舉中獲得功名的生員向官府呈控黃老倪,並稟報其祖莫啟源、莫戰等歷免夫役之事。王姓知州指令該房鄉保確查,鄉保呈稟:“莫啟源等子孫果未當夫,亦無派撥”,最後確定了“莫啟源至今生等的[嫡]派子孫,俱蒙驗照免夫無異”。因丁亮工所授印照日久霉變,呈請更換新照,知州李沄最終於嘉慶二年重新頒給了印照[46],並認可了莫氏家族子孫免夫役的權利,指出,“嗣後凡有莫啟源等子孫,所有廂居裡住,夫一體照舊恩免”,但是限定了僅嫡派子孫享有特權,“如非莫啟源的[嫡]派子孫,毋庸冒混邀恩,妄希推諉”。[47]莫氏家族憑借12名生員的強大實力,維護了其家族自明代成化十三年以來的免夫役特權,由此也體現了傳統中國社會競爭性上升結構中抑制性的特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新聞|族譜|聯誼|宗祠|村落|故事|基金|公益|論壇|莫氏宗親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